德国一区长:我故意感染的 不想让女朋友一个人隔离


乔伟伟说,事发时,他所在的餐车内有两名厨师、一名质检员、一名乘警。“醒来后,我顺着车厢连接处的大裂缝慢慢爬出车外。可是,同车厢的乘警不幸遇难了。”

1月24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发表于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论文中,就记录了一位10岁的无症状感染者,其并未有发热、无力、咳嗽、咽喉痛、胸痛及腹泻等症状,但因家中已有四人确诊,父母坚持带他做了肺部CT扫描,发现有肺炎感染,随后又进行了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4月1日,京广铁路脱轨事故路段顺利通过首趟旅客列车供图/新华社

多位专家表示,高铁可以通过全息感知、状态评估、安全防护等信息化技术,及时预警和有效处置一些安全事故风险。近年来,新修的高铁开始配备“空天车地信息一体化运营安全保障系统”,并逐步实现无人智能驾驶。而普速铁路驾驶目前还主要依赖司机目测,沿线维护、巡检也主要靠人工进行,不能确保实时获取灾害信息,预防突发险情。陆陆续续有所讨论的无症状感染者,在国内疫情总体趋缓的当下,成了新一轮疫情话题的中心。

还有一些受访专家认为,此次事故敲响了老旧普速铁路安全保障升级的警钟。

“数据统计,目前为止尚没有发现复阳患者导致疾病传播的确切病例。在当前举措下,专家认为,无症状感染者导致大流行的可能性不大。”

“车厢突然猛晃,开水器、冰箱、电磁炉成排倒下,我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T179次客运列车厨师乔伟伟在医院向记者回忆事发情况时,仍心有余悸。

“我打了报警电话!”目击事故现场的村民李丙红告诉记者,他的小孩在铁路附近道路骑车时发现了塌方,便跑回家告知了这一情况。他立即骑摩托车赶到塌方附近的桥上,并于11时29分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之一,是各地病毒检测的力度。比如,在全球新冠病毒检测比例最高的冰岛,其总人口仅有36万人,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人数在1万以上,其中约半数阳性者没有症状。

随着对无症状感染者认知的进一步深入,以及相关数据统计及公开情况的完善,围绕占比问题的争议或许会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