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新冠肺炎患者殴打广州护士事件细节:被袭后护士手脚抖动泪流满面


即使最终回到村庄,马姆塔一家也不知能以何为生。“饥饿会在新冠病毒之前杀死我们。”马姆塔向《卫报》说。

部分分析人士指出,令政府措手不及的大规模返乡反而可能导致疾病传播到印度腹地。据印度媒体Livemint 3月26日报道,印度前农村发展部长萨克森纳(N.C. Saxena)说:“如果政府希望这些人(外出劳工)能留在原地,那么政府应该在这些人所在的邦组织起某种支持系统。应该对人数做评估,提供免费餐食并为他们提供社区服务……政府还应该安排运输计划。”

贫民窟居民无法保持社会隔离的另一大原因是他们需要工作。BBC报道援引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数据显示,印度至少有90%的劳动力是在非正规部门工作,包括保安员、清洁工、人力车夫、街头小贩、垃圾收集者和家庭帮佣。大多数人没有退休金,病假,带薪假或任何保险。许多人没有银行帐户,依靠现金收入来满足日常需求。

《卫报》报道讲述了一对夫妻的处境。35岁的马姆塔(Mamta)与其丈夫都是印度哈里亚纳邦古尔冈的汽车工厂工人。封闭令期间,工厂关停,导致他们陷入了没有薪水的状态,付不起房租也没法购买食物。

The Wire发起人悉达思·巴蒂亚(Siddharth Bhatia)在评论文章中言辞激烈地批评莫迪政府,称其“没有筹划,也没有人性”。2016年莫迪政府的“废钞令”事件与2019年公民身份法修正案所引起的连串冲突似乎都能为这一判断提供注脚。

据CNN报道,印度近几日的混乱情况表明,对生活在城市贫民窟的7400万印度人而言,“社会隔离”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贫民窟中,过道狭窄,摩肩擦踵。许多家户不得不共享一个厕所。

社会隔离的要求更让他们再度面临两难:是冒着感染风险外出工作,还是待在家里陷入挨饿的境地。

此前,为阻止新冠疫情通过国际旅行在埃及的蔓延,作为防控举措,埃及停飞了飞往世界各地的国际航班,“禁飞令”直至4月15日。

莫迪宣布封闭令时, 印度官方统计的确诊病例尚未突破500,这让该政策多少显得“果断决绝”,联合国方面也对此表示欢迎。据联合国新闻网站3月25日报道,联合国驻印度协调员雷纳塔·德萨利安(Renata Dessallien)对莫迪的封闭令表示欢迎,也对莫迪呼吁印度人民保持“社会隔离”一事表示赞许。

据《印度报》(The Hindu)3月28日报道,当月26日,印度城市孟买报告了四例来自贫民窟和群租房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贫民窟拥挤的居住条件意味着社会隔离只是空谈,极易发生新冠病毒的聚集性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