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委会:将提出建立1000亿欧元互助金应对疫情危机


研究团队认为,这些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雪貂的上呼吸道复制,但没有检测到在其他组织中的复制。

值得注意的是,猫和狗与人类有密切接触,因此研究团队认为,除了雪貂这样的实验室动物,了解常伴人类生活的家养动物对新冠病毒的易感性对于COVID-19的控制很重要。

张锦程:坦白讲,早期西班牙人并没有当回事,仍就保持一贯地“潇洒乐天”。由于在皇马学院学习的原因,我参与了西班牙国家德比皇家马德里对战巴塞罗那的比赛。那场比赛伯纳乌球场(编者注:皇家马德里队主场)人满为患,球迷都在现场大声呐喊,而且在西班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再加上皇马赢得比赛后,主队球迷习惯性在赛后到酒吧庆祝,这无疑又增加了人们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

研究团队还在幼猫(70-100天)中重复了上述在亚成年猫中的复制和传播研究。对接种病毒后于第3天死亡或安乐死的幼猫样本进行的组织病理学研究显示,这两只猫的鼻腔和气管粘膜上皮以及肺部均有大量损伤。

研究团队强调,对猫新冠病毒的监测应被视为消除目前COVID-19流行的一种辅助手段。他们认为,这项研究为新冠病毒的动物宿主和疫情的动物管理提供了重要的见解。

新冠病毒在雪貂消化道的复制。接种F13-E(A)和CTan-H(B)的雪貂直肠拭子中的病毒RNA。接种F13-E(C)和CTan-H(D)的雪貂直肠拭子中的病毒滴度。

研究团队对雪貂分别经鼻内接种105pfu的F13-E或CTan-H,并在接种后第4天实施安乐死(p.i.)。收集每只雪貂的鼻甲、软腭、扁桃体、气管、肺、心脏、脾脏、肾脏、胰腺、小肠、大脑和肝脏,用qPCR和病毒滴定法进行病毒RNA测定。

海外网:您除了是一名球迷,也是一名留学生。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这次疫情对在西班牙就读的中国留学生的影响?

海外网:请问您是什么得知武磊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

他们同时提到,新冠病毒在雪貂上呼吸道有效复制使它们成为评估针对COVID-19的抗病毒药物或候选疫苗的候选动物模型。